子路是不是好学生啊

发布时间 2019-06-16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推荐于2018-05-03展开全部孔夫子最喜欢的学生,肯定是颜回。颜回生前,孔子就赞不绝口,一口一个“贤哉,回也”,还说颜回能够做到的,连他自己也做不到。颜回死后,孔子大声疾呼“天丧予,天丧予”,说从此之后就不会再有这样好学的学生了。从《论语》中,找不到一句他批评颜回或对颜回不满的话。子路就没有这份“礼遇”了。《论语》中批评子路的话是很多的,尽管孔子对冉求也很不满,甚至说冉求不是他的弟子,他的弟子们可以对冉求“鸣鼓而攻之”,但他批评冉求的,也没有批评子路的那么多。

  强词夺理。子路让一个叫子羔的学生去当费地的行政长官,或许因为子羔还年轻,学业也未了结,孔子便说子路误人子弟。子路说,那边有民众,有社稷,干吗非要在书本上学习才算学习呢?孔子于是说:所以我很讨厌强词夺理的人(“是故恶夫佞者”)。这句话是当着子路的面说的,这个被他“恶”的“佞者”就是子路。

  缺乏教养。子路问孔子,卫国新君想请您去治理国家,你首先想做的是什么。孔子说是“正名”,子路说孔子太迂,孔子于是说:“野哉!由也!君子于其所不知,盖阙如也。”接着便说了那一通“名不正,则言不顺”的话。“野哉”就是粗鲁,就是没有教养。这话也是当面指责子路的,按照孔子的意思,你不懂,就不妨暂且存疑,谁让你信口开河了?

  学业不精。孔子说子路的学业虽已“升(登)堂”却尚未“入室”,这是背着子路对他的其他门人说的。“登堂入室”这个成语,我怀疑就由此而来。这起因其实与学业深浅无关,无非是子路在他门口弹琴引起了他的不满,说是“由之瑟奚为于丘之门?”他的这种情绪影响所及,也使他的其他“门人不敬子路”。

  孔子也夸奖过子路,所谓“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。从我者,其由与?”这使惯受批评指责的子路“闻之喜”。然而,孔子立马给他泼了冷水,说你子路除了比我刚勇,也就没有什么长处了。

  或许有人会说,对于子路,孔夫子是爱之深,责之切。然而,孔夫子对颜回从无有过批评指责,总不能说他根本就不爱颜回吧。在他老人家眼里,颜回通体光亮,几乎连每个毛孔都是优点,于是越看越可爱;子路却是多有不是之处。颜回病死,孔子痛不欲生,子路“结缨而死”,实在比颜回死得壮烈,其英雄事迹简直可以彪炳千秋,孔子可曾喊过“天丧予”?而且,倘若真是“爱之深”,既不宜处处流露对子路的不满,更不宜用上“是故恶夫佞者”、“不得其死然”之类的语言。在孔子的学生中,子路的年龄是比较大的,比颜回大20岁,堪为长辈。孔子批评与指责子路,也得考虑这个因素。“弟子三千,贤人七十二”,这是后世之人说的。尽管子路始终追随孔子,但在孔子眼中,子路未必就是一个好学生。

  细细想来,这也事出有因。在孔子的弟子之中,子路有一个很明显的特点,就是不迷信任何人,包括他的老师孔子。他求学,往往穷根究底,手机报码直播。并不满足于一知半解,例如,子路问怎样才能成为君子,就不满足于孔子的回答,接连问了几次“这样就够了吗”;子路也敢于提出与孔子不同的见解,他让子羔去当“费宰”时对孔子说的那一句让孔子讨厌的话,强调的是在社会实践中学习,虽与孔子的观点不同,却也未必就没有道理;“子见南子”,也只有子路敢于这样明白无误地表示自己的不悦,使孔子连连发誓,说是:“予所否者,天厌之!天厌之!”就是“四体不勤,五谷不分,孰为夫子”以及“知其不可为而为之”之类民间对于孔子的非议,也是子路毫无顾忌地转达给孔子的,他想让他的老师“兼听则明”。读完《论语》,我倒以为在“七十二位贤人”之中,能够这样做的恰恰只有子路一人。

  作为中国古代伟大的教育家,孔子有许多值得称道的东西,例如他的有教无类,他的因人施教,他的教学相长以及引导学生举一反三的启发式教育,至今仍值得我们借鉴与继承。然而,他在子路身上体现出来的好学生的标准,我以为很有些偏差。而且,不要以为孔子真的就能闻过则喜。在他身上,未必就没有人性的弱点。他之所以不喜欢子路,我以为也有这方面的原因。

  如今为人之师者,在夜深人静之时也不妨做一下自我测试:在你的心目中,子路是不是好学生?

  子路是个好学生,他是孔子的得意门生。以政事见称。性格爽直率真,有勇力才艺,敢于批评孔子。孔子了解其为人,评价很高,认为可备大臣之数,“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”,并说他使自己“恶言不闻于耳”。做事果断,信守诺言,勇于进取,子路的伉直好勇在师从孔子之前即已形成。《史记﹒仲尼弟子列传》载:“子路性鄙,好勇力,志伉直,冠雄鸡,佩暇豚”,《集解》说:“冠以雄鸡,佩以暇豚。二物皆勇,子路好勇,故冠之。”通过这段话,我们可以想象出子路的好勇之态,但“志伉直”一句,又使得子路的好勇与一般的逞勇好斗之徒有所区分,使他的好勇含有了某些伸张正义、为民请命、不欺幼弱的意蕴。子路师从孔子后,尽管孔子“设礼稍诱子路,子路亦“儒服委质”,接受孔子的礼义教化,但山难移、性难改,子路的伉直好勇之气终其一生,未能脱尽,为此,他常遭师之痛责,说他“好勇过我,无所取材”,“不得其死”,等等。孔于曾评价子路:“由也升堂矣,未入于室也。”有人以为这是单纯评论子路的学问,但我觉得这一评价包括的涵义更加广泛。它说明子路尽管经过孔门的洗礼,但身上的野气始终未能脱除干净,故孔子说他只是“升堂”,而始终未能“入室”,即子路始终未能成为儒雅君子。但人需要有个性,伉直好勇恰恰是子路人性中最闪光的地方。子路“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而无憾”的重友朋、讲义气,以及在卫国动乱中勇于喊出“食其食者不避其难”,从而为国家冒死拼杀殉道尽忠的舍身取义精神,所有这些,皆与其伉直好勇性格息息相通。 子路性伉直,表现在言语上就是从不掺假欺瞒,对此孔子评价说:“‘片言可以折狱者,其由也与?’子路无宿诺。”断狱必须两造俱至,但子路的话却笃实无欺故听子路一面之辞便可断狱。子路“无宿诺”,意谓子路答应今天兑现的事情,决不拖延到明天。孔子对子路忠心不二、讲信义的品性深有了解,曾断言:“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。从我者,其由与?”他坚信当穷途末路、逸往海外时,随从自己的只有子路一人。子路自师从孔子后还成了孔子忠心耿耿的贴身侍卫,由于子路勇力过人,武艺高强,因之无人敢欺慢孔子。孔子自谓“自吾得由,恶言不闻于耳”。 总之,子路为人伉直好勇、光明磊落,重友朋、讲信义、守言诺,是孔子门徒中性格独异的一位

  孔子最得意的两个弟子颜回和子路是怎么死的?


状元红| 四海图库看图区| 香港六仺彩资料|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| 世外桃园新老藏宝图| 本港台六给彩| 王中王王中王铁算盘四肖中特| 蝴蝶心水论坛834345| 全年免费资料大全2018| 港最快开奖现场结果| 六盒宝典最快开奖| 开奖直播网|